我对摄影画册的热爱始于1987年到1991年在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学习的四年时光。我很幸运,老师们懂得画册的重要性,并向我们强调画册不等于照片的简单堆积或是展出。他们中有很多人是自学成才,画册对他们影响巨大。他们将这一思想灌输给我们,让我们以伟大的画册作品为范例,从中学习并探索摄影。所以我不需要外出拍照的时候,我很自然爱上了翻动画册的感觉。

阅览画册时我发现它不光是一种承载了不同摄影实践的媒体,同时还沉淀着丰厚的历史。我不仅仅看到了一本本画册是如何对人们产生影响,还看到了某些艺术家看到作品出现在画册效果后的态度转变。我在书店的书架上寻找那些我能负担的珍宝;对那些绝版许久的书,则会尝试在图书馆里寻找它们的踪影,以求一睹风采。我并不要求拥有这些画册,只是想看看它们,从更大的历史环境中去理解它们。但随着部分画册声名远扬,它们要么变得越来越稀有,要么变得越来越昂贵。

2004年,在Martin Parr与Gerry Badger合作的《画册的历史》一二卷发行后,我迷失在他们提供的浩淼书目之中,也意识到了这些画册的珍贵。书中提及的画册有三分之二我从未听说,那些"最为重要的"画册接近90%已经绝版,只有少数极为富有的收藏家或研究院所留存少量善本。年轻的摄影师们很难在不付出高昂代价或努力的前提下通过研习前人的作品改善自己的技艺,作为一名摄影老师,这让我非常郁闷。这就好比年轻的作者们不能接触那些最为伟大的文学或诗歌作品,从中获取养分一样。而这正是摄影画册所面临的现状。

当然,不是所有书都能永无止境的一版再版满足所有人要求。在我沉迷于画册之初,就听说很多画册没能再版不是因为出版商,而是因为艺术家本人。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坚决反对重印自己经典著作《决定性瞬间》的布列松就是其中之一。毕竟对艺术家来说,重复自己的作品确实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尽管这些原因可以理解,但也造成了历史上那些最为重要的画册芳踪难寻。例如Walker Evans的《American Photographs》,就早在四分之一个世纪前销售一空。

2008年,我萌生了一个念头。我是否有可能制作一系列画册,既不再版、也不翻印,但又能展现原书的全部风貌?我决定一试。我依照"关于画册的画册"的早期出版理念,以Chris Killip的In Flagrante为例制作了一本样书,并通过我的出版合作伙伴Ed Grazda将其转交给Chris。在和Chris的交流中,我意识到他非常反对再版他的In Flagrante及其早期作品Isle of Man。但令我惊讶的是,当他砍了我的样书之后,他居然立刻赞同了我的想法,并愿意一同完成丛书的制作。这本书成为"关于画册的画册"丛书之四,随丛书第一批发行。 Errata Editions公司"关于画册的画册"系列丛书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尝试,它挽救了那些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画册,让它们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从书中的每一本都介绍了一册在未来不可能再版的重要摄影画册,是古典传统与现代工艺的结合,为个人或机构提供了一条便宜的研究渠道,让新一代艺术家们有机会欣赏到在他们之前出现的摄影作品,并由此得出自己 的观点。也许这些画册的重新出现,也许能让这些经典名作引发更大的反响,而不是让信息把持在少数几个专家手中。丛书除了再现原书的每一跨页之外,还提供了对原书的当代解读以及一个叫做"制作花絮"的小章节,介绍每本书起源的一些轶事。最后以相关艺术家的生平和作品目录结尾。

丛书选题需要满足如下几个条件。首先,这些画册至少需要在摄影史或画册出版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当然两者皆备为佳。其次,这些画册必须脱销依旧、极为珍稀、很难在市面上买到。如果说原书还很容易找到,在书店里卖价也不高,那么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专门为其大动干戈。再次,无论是出于艺术家的忧郁还是原始资料已经无法收集等原因,这些画册已经无法再版。Atget的第一本画册Photographe de Paris和Alexey Brodovitch的Ballet正符合这些条件。最后一个条件,作品的版权持有人允许我们以丛书的形式介绍该画册。最后一个条件是每本画册出版时的最大难关,书中的照片、文字等不同内容也许有两到三个不同的版权持有方,需要一一解决。我遇见过一些人误认为我们选择以丛书的方式再版这些画册是为了规避版权保护问题,完全不是这样。每本书都是我与在世的艺术家或过世艺术家的遗产处理基金会紧密合作的结果,这些书为我们讨论艺术家的成书过程、了解每本书诞生背后的奇闻异事提供了机会。

我们每年出版四本书,如何取舍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虽然我们可以选择符合条件的画册随意出版,但是我更希望按照某种有趣的关联策划选择出版,也许这些看似松散的关系会在人们的解读过程中变得丰富。

走入第三个年头,系列丛书广受好评,被认为给画册研究作出了极大贡献。而Errata Editions本身也获得诸多出版奖项的认可。但由于该出版项目的特殊性,我们不得不面对人们的误解或失望。有人认为这些书不过是不过是原作的再版或翻印,还有人希望我们书的尺寸应该和原书相当。这些想法都可以理解,不过我们的书是对这些画册的研究,而非原书的翻版抑或迷你版。我们怀着对画册研究有所裨益的心态精心指定策略。我们决定在一个跨页中展示原书的多幅版面是为了让人们展示摄影师或设计师是如何处理照片之间的相互联系,同时这也是为了将丛书与翻版区分、让人们承担得起书价而做出的妥协。从我们的书中能否获得与原书相同的阅览体验?当然不可能。即便在现代翻印技术的帮助下,如果没有使用和原书印刷相同的纸张与技术,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但"关于画册的画册"中的每一本书,都能向人们展示原书的风貌与历史。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